防"小三儿"玩炒股讽乱花钱 看冰城全职太太N面生活-东北网民生-东北网

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>> 东北网民生 >> 时尚娱乐

防"小三儿"玩炒股讽乱花钱 看冰城全职太太N面生活

时间:2017-07-31 09:38 来源:生活报 作者:曲慧

  热播剧《我的前半生》在争议声中落幕,围绕这部剧的话题热度始终不减。虽然剧情较为狗血,却映照出了全职太太这一群体的现实困境,甚至有网友调侃: “听说全职太太追完剧后,都吓得出去找工作了!”

  下厨、购物、美容、练瑜伽,全职太太是否都如此惬意?每天做家务真的比职场生活轻松吗?日前,生活报记者采访了哈尔滨的多位全职太太,带你走近她们真实的生活……

  没那么简单— —

  自嘲是

  “妆容精致的保姆”

  幸福感多被琐碎日常稀释

  前段时间, “保姆式妻子” “丧偶式育儿”等热词被刷屏。 “我感觉那说得太像我了,我就像个全职保姆一样,区别在于我得全天带妆干活。”杨箐苦笑道。杨箐今年32岁,曾在哈尔滨某大型商场工作。2012年怀孕生子后,一直在家带娃。老公虽然年薪20多万,但工作忙应酬多,母亲一直忙于照顾家里患病的老人,公公婆婆在农村老家生活。杨箐很早就认清了现实, “带孩子这事儿,除了自己谁都指不上”。

  刚开始做全职太太时,杨箐的确享受过一段惬意的时光。没有职场压力,不必加班打卡,但日复一日围着锅碗瓢盆,让她渐渐感到既枯燥又疲惫。她向生活报记者介绍了自己一天的“日程安排”:我每天五点起床,把前晚弄好的早餐热上,洗漱完毕后,招呼爷俩起床并帮他们准备好衣服,早饭后老公开车送儿子上幼儿园,随后去上班,我走路去菜市场,买完菜回家准备晚餐食材,顺便洗碗。收拾完屋子后,中午有空午睡一会儿,下午两点准备晚饭,三点去接孩子,领孩子吃完饭后,洗碗,把剩下的饭菜装锅保温。之后陪儿子写作业、做手工、陪玩。晚上老公回来后,陪他一起吃饭,之后再洗碗,三个人洗澡、收拾浴室,一小时自由活动,哄孩子睡觉……

  公婆心疼儿子独自在外打拼,经常数落儿媳不挣钱,杨箐心里挺委屈: “我也想去上班,可连着三四回,我在去面试的路上被幼儿园老师叫回去, ‘你家孩子又发烧了,快领回去吧’,更何况现在幼儿园四点放学,啥工作能让我早走啊!有时候真想让老人来帮帮我,可是他们谁都不愿意来。我想雇个保姆,老人们又不放心……”

  跟杨箐差不多,今年34岁的悠悠也有苦衷。她现在是一对双胞胎男孩的妈妈,孩子快16个月大了。悠悠原来在一家全国连锁大型装潢公司搞设计,薪水颇丰。由于怀的是双胞胎,一直胎心不稳,随时有流产的危险,所以从怀孕起便辞职在家。

  被忽略的价值— —

  被讽“没收入乱花钱”

  双胞胎妈妈差点儿因买高跟鞋闹离婚

  大多数家庭都是由女性来承担家务活儿,但家庭劳动的价值往往容易不被承认,甚至在很多人看来是理所当然的。家庭劳动有没有价值?如果全职太太成为一种职业会如何?

  去年10月,日剧《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》热播,在中国网民中也圈粉不少,编剧脑洞大开,描绘了一种月薪制雇佣式婚姻。男主把家务活儿视为一种工作,每月按工作量支付薪水给女主。在剧里,他们算了这样一笔账:日本全职太太每年工作2199个小时,折合年薪304.1万日元,约等于人民币18万,而日本人的平均年薪是24万人民币。尽管用金钱的方式来量化全职太太对家庭的付出,让不少人难以接受,但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肯定了她们的劳动价值。

  可惜现实生活,远没剧本美好。 “大多数男的压根儿就不算这些,我每天给孩子做辅食,家里的洗洗涮涮也都是我在弄,可是丈夫看不到我的辛苦付出,他觉得我没收入就没为这个家做贡献。”虽然悠悠只当了两年多的全职太太,但她早已迫切地想要逃离这种生活。

  悠悠是独生女,父母都是已退休的中学高级教师,家庭较为富裕。她的老公月薪四千多,双胞胎出生后,从坐月子请月嫂,再到孩子的各种吃穿用度都是靠悠悠父母资助。

  虽然是“自带饭票”,但悠悠没有经济地位,花起钱来仍然要看老公的脸色。今年五一期间,网上搞促销,她给两个儿子抢购食品和衣服时,发现自己心仪已久的一款名牌鞋正打8折, “爱美的女人嘛,哪能抵御得了高跟鞋,我纠结再三,最后还是买下了。”悠悠说道。

  结果送货时,丈夫看见满屋子的东西,一脸的不高兴,尤其是发现悠悠购买了一双价格昂贵的高跟鞋,不禁火冒三丈: “你在家里待着没收入还敢买那么贵的高跟鞋,你就在家看孩子哪能穿出去,这不是瞎花钱吗?”丈夫的喋喋不休彻底惹怒了悠悠, “你那点儿工资,连给你儿子买辅食都不够,我和儿子花你什么钱了,你嚷嚷什么……”

  两人吵到差点儿去离婚,后来在双方老人劝说下才和好。可从那次事后,悠悠打定主意, “等孩子们上幼儿园,我一定要出去工作,哪怕赚得少点儿也得上班!”

  高危职业”的焦虑— —

  缺乏安全感

  为防“小三儿”

  在老公单位布“眼线”

  “不上班总有一种不安全感,我感觉我已经跟社会脱节了。”在做“全职太太”6年后,文珊的焦虑感越来越强。

  她在朋友圈里看完了《我的前半生》。 “看了不少网文,大概知道了咋回事,我没敢看电视剧,怕看完闹心。”文珊叹息道。有时候,老公讲到职场上的那些事儿,她也跟着附和几句,但多数时候听不太懂,也很难帮忙出主意。对方不经意间一个嫌弃的眼神儿,都会让她很受挫。

  在文珊看来,全职太太是个“高危职业”,被柴米油盐浸得久了,容易遭嫌弃, “小三儿”也容易趁虚而入。文珊的老公是某企业的部门经理,有一回,她去老公单位,发现他办公桌上有很多颜色花哨的小摆件。文珊了解老公的喜好,一看就知道这些东西不是他买的。

  逼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公司里有个年轻女孩猛追他老公,天天帮着买饭,还给他买新杯子,晾白开水,买椅垫靠垫,两人言语暧昧,全公司的人都知道。在找上门击退“小三儿”后,她吸取教训,想了一招儿,叫上老公的同事和家属聚餐,发展“眼线”。席间,她拍了很多合影,以传照片为由加了不少微信。为了拉拢老公同事,逢年过节,她便给大家发微信红包,虽然每年只发三五百块,但效果挺显著, “他们一起吃饭时,我老公手机没电,会有七八个人给我发视频,他们还会主动把女供应商跟我老公隔开。”

  事实上,比起“盯防战术”,文珊更希望转移一下注意力,比如有份稳定的工作。上个月,她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,老公希望家里添个二胎,但文珊狠下心来坚决没要这个孩子, “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,决定等身体恢复后,我就出去找工作,甭管干啥,只要接触社会就行。”她急于向5岁的儿子证明“妈妈也有自己的人生”。

  在家当了两年半的全职太太后,32岁的松松也开始行动起来,半年前,她到一家保险公司当内勤,把3岁的儿子交给老人带。 “两年多没工作,最开始每次想到要重返职场,就有种莫名的恐慌,这种感觉刺激到了我。”松松说,她不想在家待一辈子,现在爱人体谅她带孩子辛苦,逢人便夸她当妈妈称职,可是以后呢?随着他事业的成熟,眼界更开阔,两人精神上的差距岂不是越拉越大? “万一这些成了现实,我就会成为一个没有谋生能力的弃妇,到时候连孩子都会瞧不起我吧!”

  “我个人觉得,全职太太只适合当一阵子,不适合当一辈子。”松松总结道。

   少数的“人生赢家” — —

   经济学硕士

   在家炒房炒股

   令年薪百万的老公自愧不如

  方芳在别人眼里是“人生赢家”,也是全职太太中难得一见的典范。她有个乖巧的12岁女儿和一个懂事的6岁儿子,老公是一家公司的副总,年薪过百万。结婚后,她就做起了全职太太, “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陪伴他们成长,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我又不放心别人带孩子,就选择了回到里家。”方芳说得云淡风清,在她看来女人的价值不在于你是否工作,而是要你在这个家的作用无法取代。

  方芳虽然没有出去工作,但每年靠炒股、理财、炒房收入不菲。名校经济学硕士毕业的她,在牛市一路上涨时,把手里的大部分股票卖掉,股市大跌一片哀鸣时,她已赚得钵满盆满。并先后在哈西、群力买了几处房产,趁着房价上涨,狠狠地赚了一把。连老公都惊叹她的投资能力,放心地把家里的钱交给她去打理。

  说起人生赢家这个词,方芳笑了,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,每个家庭也都有难题,这个世界本来说不存在什么赢家,只要你的日子是你想要的生活就足够了。”方芳说当年有了孩子,丈夫又升了职,每日早出晚归,还经常出差,她是不得已才回家做全职太太的。刚开始也特别惶恐,尤其是圈里的一个全职太太,戏称“自己很贤惠,就是闲着什么也不会”,让她觉得心里发凉。

  孩子上幼儿园后,为了打发闲暇时光,方芳办了健身卡,练瑜伽,爱静的她还研究起插花艺术,还经常和闺蜜一起品茶聊天。学经济学专业的她,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听国内外经济新闻的习惯,生活还算充实。

  采访中,方芳的女儿悄悄告诉记者,在家里大事小情都是妈妈说了算,爸爸的口头禅是“这事让你妈定。别看她不出去工作,可她看问题最准,办法最多,是咱家最牛的。”聊起老公的评价,方芳开心地笑了,现在最时髦的一句话是“你很优秀,可我也不差,其实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全职太太,在工作岗位上也一定是出色的。”

  方芳说她也在看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,女主角罗子君错在总想在生活中依靠别人, “经历了一些事情,你会发现,这个世界只有你自己是最靠得住的,想依靠谁,到头往往发现都是靠不住的。”